什麼?明日是2006年
今日連自已的「舊歷」都不記得,只是老媽突然說要時出去才知....(最後都無去),最後一件食了東海堂的蛋糕。說實話,對我來說生日只不過是一個時間的提示,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。可能自已不重是掛...有一件事實...網上有人知道偶的生日日期(=口=||)。自已不重事的野多的是,但是打開「倉」,有好多的野。
不知自已爛到什麼程度。家人的老人病好明顯,只知道不要他們....粗心。
今晚點渡過...只是家中過吧,年年都去迫?!有點不想去。事實上有好多野都未交下,有點不放心。

明日重要去拜山...(已經有2年)說開先人。家族已經去了2位(年齡較長-GrandFather),不過現在已經不記得他們的樣子,只有留下的相才看到...有時想到日後自已的家人都去世,會是點的情況...不知,但是有個不知是什麼的諾言,已經不會再...。有時不知自已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諾言...。發誓的野.....引言一話
【「腳步如果停下...」
「那麼休息之日也近了—...」】


只知道道心的時間...無一點不樂是不會有快樂。自已的生活已經算是鋪了,但這真的是一生,無一個起伏的人生,只有一個預知的生活?應該說人大了,夢想的野是不會發生,還是說向現實低頭(笑)


2005最後一日,有什麼要處理。【無】。有伴或單身都是這樣子過。不過昨晚才找回Jessic,找一日要出去飲下野。錢的用法,看自已值不值用。有時有些真的不要用的-【免】。這年的生活是不幸或是好幸,只能說不過不失。


引言和序的句子都在腦中,用用又一件事(笑)。發展自已不喜歡的科目,也是自找墓地的時候。剛時我對歷史的資料上的自由回應都是好拿手(現在回憶起來已經有2000年的事),如德國等2戰時的題目,偶都是對德國的好處想,不想做一過只會讀這歷史的人。現在的歷史只不過歷史學家用自已的感情和歷史文寫出來。不過這是否真正的歷史?
畫畫是自已的喜歡的野,點解又放棄,無什麼好的處由。在偶算科時選了A-Math,其後有位Sir說偶的計算是對,但是不是一個正途。現在想回我自已有無選錯科?只知路已經走了。這也是自已的選擇,不能說什麼...(笑)有一問過偶點解講理科,這已經不是什麼的理由,好多的理由已經在心中的某處。
「那裡什麼都沒有」
現在回想起的是某幾人的說話。點解現在才有這些回想。

有關自已的過去只不是過去,自已的蒼狠只不過是畫不一劃(如現在的手紋)。自已的經歷在人眼中只是一個不足的人。有多少真有多少假?


「機神砲吼デモンベイン」
> アル・アジフ:神田理江
> 大十字九郎:伊藤健太郎
> 覇道瑠璃:麻見順子
> ナイア:折笠愛
> マスターテリオン:緑川光
> ドクター・ウェスト:山崎たくみ

GUNDAM FIX FIGURATION #0027


天堂之吻8
令人想到死神是對付不了母親。不過內容方面,有點說教嚴重(思考性多的是)。最後紫的家人都是給她去做模特,但是要求她畢業。
[PR]

by eclair_asa | 2005-12-31 13:14
<< 新的一年 完結 >>